禮拜六過了濕冷的一天,睡前查中央氣象局網站明日白天降雨機率六十趴,宇老八成也去不成了...於是放心地睡到自然醒

隔天早上六點多醒轉一次,喉嚨有點小痛,繼續賴床~

再起來都九點了,大概一次潛在的感冒發病又被我睡覺打發掉了。看窗外,蝦密!? 風光明媚,又被氣象局給唬到一次???

懷著肚爛的心情,弄些東西順便想著今天的份該怎麼打發...是晚上騎訓練台呢還是...但這好天氣不出去外面路上騎簡直是浪費,留在室內那麼苦命幹什麼。於是中午到學校刻意只吃了少量的午餐,白飯只吃一碗多一點配些好消化的菜填個六分飽,直奔社辦取車出門,決定背面走五指山林道。

三峰路為了消化沒辦法配速,熱身到石井之後又轉取道復興開始下坡...去年練市長盃發覺這段路飆起來非常爽,尤其是過橋的一段,先從一個往左 kink 的急下坡下去大弧度右轉上橋,過橋立刻再接左彎(路中央黃線有貓眼石)攻克完馬上再帶一個下坡右彎...真的是爽不啦嘰的刺激度破表了,多跑過幾次,心臟再大顆一點似乎可以整段不帶煞車(還沒做到過),路不熟的人跟在後面搞不好以為看到職業選手在玩命!噱到你啦,誰叫我是地頭蛇。

上台三線開始出一點強度,接124縣道再開到八十趴火力一口氣直奔獅頭山入口處,不左轉直走過了隧道,強度稍緩一些不久行至五指山林道岔口。

左轉開始爬坡,打到39-25用高轉速騎乘,想像今天在帶社團學弟"看看這條路線該怎麼配速"。邊爬一邊感到今天狀況比想像中好耶!尤其是遇到陡處,稍微用多一點四頭肌就可以騎出不錯的節奏,就像個他媽的大扭力引擎一樣,活塞接連爆發!雖然,這條路線難度本來就不高。只是週一才病得死去活來,這般表現已經很振奮人心了。稍緩處,帶轉速,偶爾還可以起身抽個兩下車。可能是昨天下午騎的四不像間歇有點效吧?

到觀音禪寺岔口下滑竹東,又是媽媽咪呀我的老天爺...之前是誰說山會長高的呀,那句話實在有夠精典,套用在五指山道正面下同樣夠用...為什麼每次來都覺得坡度以印象中還要可怕!陡下,陡下,帶彎道的陡下,直直往下!好像隨時都會煞不住摔個發昏章第十一,真的是瘋了才會從另一個方向騎上來。可惜e-MA瘋子多。

回到竹東市區放鬆了些,約莫三點半,開始心中盤算著要不要乾脆到85度C喝杯咖啡悠閒一下...視線正飄移著,忽然啪地一聲大響,前輪中了路面上一個沒裂縫的那種不起眼窟窿,左手從煞變把上面震脫,整個龍頭大跳扭扭舞!也不知道怎麼救的竟然沒仆街,心跳瞬間大概有他媽的兩百二十下!嘴裡大罵一聲髒話,才罵完忽然又愣了一下自己這句在罵的是誰呀?搞到路上機車騎士一致側目。

不管了!索性掉轉車頭真的喝咖啡去也,花七十塊錢買了招牌熱咖啡和藍莓大理石蛋糕,真是奢侈到一蹋糊塗的"補給"。

半刻午茶悠閒完畢,拉筋兩下重新上路。好啦!既然時間耽擱了,訓練效果也因為不應該有的休息而告吹了,那就補回來吧!新換培林的輪子轉得實在有順,就這麼兩腳踩著風火輪,三太子駕返人間朝新竹市方向奔去。

進到新竹市走在光復路上,在康哥他家巷口附近剛趁沒車定竿起跑闖了一個紅燈,見前頭來個畫著禁止臨停黃色標線的短上坡,乾脆再下把一握來個拉死鬥!衝到一半,才看見前方有位上半深藍色的公路車騎士,箭在弦上竟然就這麼很不禮貌的把人家給飆了過去!幸好當時穿著風衣,也沒讓人家看清我是哪個隊的,等緩和回頭要看看是否熟人卻是找不著了。

幻象前面那座小學,轉上人行道避過T字路口號誌燈干擾,騎至前方向口下人行道要回到路面上;冷不防左邊有輛機車右轉正要鑽進巷子,兩造都是來個急煞!機車騎士腳底落地,我這邊也煞到全停,眼看著來不及脫卡要好笑了...忽然反射性的把龍頭往右一打,前輪跟機車前輪差著五公分的距離,腳往下一踩一扭腰竟然就這麼順利"改出",簡直媲美蘇愷戰鬥機的過失速鐘擺動作!嘴裡忘情給自己讚了一聲"好",因為卡踏而摔車的紀錄繼續維持掛零不破,留下身後滿心莫名奇妙的機車騎士。




下週末就是北大武了,雖是必敗之役,倒也不能太擺爛。盤算著禮拜三要再練一次爬坡,接著禮拜四晚上來個強度刺激。目標設定,絕對要跟著大集團一起到山腳,而且不可以抽筋。為了第一個目標達成,明天還得排個特訓。

嘿嘿。
創作者介紹

大肚山,繼續連載

rubenxa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EErubenxaus
  • 其實總結起來也不過就從新竹市跑到竹東喝了杯咖啡...
  • Dennisbiking
  • 跟對人~要跟到坡底不難啦...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