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

  禮拜五車隊吃春酒,隊長發紅包,兩百七十塊的牛排瞬間變成學生價位,爽快!但是不好吃...

臨去前還確定了隔天是七點在阿彬家集合搭車南下,回學校後因為弄新玩具非常興奮,搞到非常晚睡。



「小廖你在作夢」

  隔天早上被奪命連環call吵醒,接起來電話那頭的阿彬說「喂?你怎嚜還沒到?」



...?????

阿靠腰,不會吧!我把早上七點搞成晚上七點啊?

已經遲半個小時了,大伙趕忙改變計畫派一台車到清大來專程接送,我則顧不得被駐警隊鎖車的風險、火速在五分鐘之內收好所有行李,騎機車衝進校園!直抵活動中心,上樓牽車,再殺到校門。

國道三號南下一路無話,休息站停留的時候,刀疤問我說:「小廖你在作夢喔?」我只好回答:「對阿,睡的可熟咧,接起來的時候前面已經三通未接電話了!」

阿彬講:「你!該死!」

往後兩天,整件事一直被當作大家的笑柄。



賽前集訓之 哪A騎這麼多

  到達屏東吃過了中飯,抵達胤之的家換裝、休息,兩點出門探路。老埤離大武山爬坡起點不到四公里,但叔叔為了讓大伙熟悉進山轉換,還是讓胤之帶著大家順著延山公路南下多騎了好幾公里,才掉頭折返。平路也速度是四十公里左右。開始爬坡之後,由於是探路行,所以騎得很慢...但昆陽、漢兄跟小蘇好像急著確認美國三級車隊退役選手的實力,咬著新來的阿斗仔 Nate Buschu (以下簡稱布希總統),跑啊跑啊的就不見了!至於胤之跟刀疤,沿路邊騎邊聊天,騎到都被我超車了。真該來張相片。

練完五點多回去,洗澡出門吃飯,買明天的早餐,弄完都九點了。有點頭痛,先跑去睡覺。有碼表的人說今天里程六十多,真見鬼了,要不是有大家一起,比賽前一天我還真不敢騎這麼多。



開賽!

  隔天早上睡醒,大喀麵包,原本打算用這些醣類撐完有強度的平路段,進山之前再吃送的那包草莓果漿;結果證實不夠,還好A了刀疤他們一條 Power 巧克力,好吃!

上車駛抵大鵬灣,下來整備;出發前只把輪胎打到一百二,因為今天沒設定目標,所以連磨平了的胎皮都沒換,練習胎上陣,昨天練車甚至沒有補打呢。相較於大伙兒動輒打到一百六七十磅的管胎,真是小巫見大巫。裝好輪子,跟胤之大頭一道堂而皇之騎著比賽車去找廁所大便,爬坡賽事沒有什麼比輕量化更重要了!哈哈!

鳴槍之後出發,路上我一直積極往前方鑽,這是今天預定應該達成的目標之一...要學會在集團內靈活自如,而且要佔據最佳觀眾席,跟在胤之、大頭、刀疤等人後面。比想像中容易了些,但仍是整路待在外側,不敢往中間擠;好處是很方便往前推,但吃太多風了。

放行之後速度立刻高了五公里左右;馬上就有攻擊的嚐試,不過立刻就被化解。我當然只跟在集團前方不嘗試追出,今天是來見習的,體力也沒得拼。兩三波過後,賽前不曾隱瞞過他想單飛的布希總統從右方高速推出,每個人心裡還在想:這紅毛番是誰呀?完全在同時,胤之和刀疤卻大動作撇到右側吸了出去!今天的主要目標是胤之奪冠,就算跟總統同隊,還是不能把機會拱手送給了他。

這一下子不得了了,各家眾派高手立刻發了瘋似地狂追,根剛才追巫帛宏的那種氣勢完全不同!我趕快也跟著加速了一下,卻也免不了被向後洗了過去;索性,攻擊被化解,集團恢復緊張的穩定,我又往前鑽鑽鑽了。

沒多久,大摳A在我附近出聲,然後過了幾分鐘就從右側越了過去,然後說:「小廖,後面!」我想,哦?原來我卡的位置還不夠好嗎?跟著多學點準沒錯,於是又讓大摳火車頭拉著回到了集團最前方。此時前面有個小團體,不知是不是 Nate 又做嘗試;結果大摳A不曉得是臨時改變主意還是本來就想帶著我出去,竟然也依樣畫葫蘆,坐姿高速推出,然後抽車狂奔!搞得我頓時傻眼,心知出去會死。乾脆,留在集團第一個,踩著迴轉輕鬆騎。

後方當然不甘心,忽忽忽地又是幾隻一躍而過。反正,有我坐在這邊往後溜,他們要再向前就會受到一點阻礙,或者到了逃脫集團也沒力跟上說不定。三德也攻了出去,還好爆衝速度夠快沒幾個被跟上,差點幫忙帶著大集團追自己人。

慢慢的前方跑出三十公尺開外,零零星星又有人過去,我依樣來個相應不理,忽然,右邊兩隻綠油精也要超車,啊哈!這個去年搶了我們總錦標的死對頭,怎能被動以待,下把一握也跟著抽了出去。兩個回望一眼,被我插到一前一後隔了開來。前面的再望我,我則漠然,老子有十足理由呆在這裡。高速輪了三十秒,綠油精退下,我嗎...慢慢吞吞要帶不帶地補了上去,綠油精又往左望。哈,要我幫著你們玩自己的隊友,哪有可能!但是,此時左側有一長串車龍拉了出去,人數不少,不是匹夫可以抵擋。只好不再玩壓速度那一套,往前加速跟上,否則我就要犧牲得莫名奇妙了。三德的小集團在剛才短短的幾分裝沒有積極加速,更前方的大摳一群又有三個不輪不累的,此波終究沒能成功。小廖助攻鴨蛋。

然後我就顧自己了,在觀眾席又看了幾回精采的攻擊箭頭左衝右突之後,喝了幾口水,不知怎地位置又滴溜溜往後滑。然後,右邊一群紅杉穿美麗達車褲的軍團掩過,身型不太一樣;仔細一看,是高雄CKT車隊的女子選手彼此在互相掩護。CKT是標準平路車隊,經驗老到,跟著大概很安全!所以就乖乖混在其中,又兼偷瞄美景;尤其,練場地賽的選手肌肉都比較飽滿有彈性,不像爬坡選手這般稜角分明的;所以雖然大腿粗了點,但曲線仍然十分滑順好看!尤其,跟車時盯著後腰和屁股,比傻傻看後輪容易保持穩定速率,這是叔叔教過的;所以嘛,嘿哈哈!

當下玩心大起,想:等會進山開始爬坡,胸無大志可也,這票美眉們可是說什麼都非要跟住!

好景不常,沒多久就發生了第一波摔車...
創作者介紹

大肚山,繼續連載

rubenxa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deech
  • 不知道是不是傳統?<br />
    女生我是不知道,但是跟在CKT的男子選手後面,真超危險..<br />
    我上次摔車就是CKT李信賢搞的蛇行;<br />
    結果上禮拜跟他們蔣光燦同期的大哥就說:『他們高雄的從以前就這樣玩了。』...<br />
    真是無言了~~
  • EErubenxaus
  • 哦?是這樣的嗎?<br />
    我是不知道啦<br />
    我只知道比完後在山上吃飯,巫帛宏不知怎得單個兒跑來擠我們這一桌<br />
    (他這場還爬得不賴)<br />
    正值Laplace有口無心講了一句"奇怪 巫帛宏不是爬坡很差嗎 怎麼今天..."之類<br />
    巫帛宏隨口就接:"沒有阿他今天還是很慢"<br />
    拉兄一時間還搞不懂接話的是何方神聖<br />
    全場爆笑...
  • Dennisbiking
  • 還會灑圖釘...
  • EErubenxaus
  • 連阿義都講 看來傳言不假...??<br />
    嚇死我 以後不敢了<br />
    可能要考慮改追台中縣隊的美眉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