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字:暴力!



大概是昆陽昨天提議吃牛肉奏效,今天才沒有漏氣。牛肉萬歲!

昨晚七早八早吊腿睡覺,期間又醒來一個多小時,喝水,按摩悶在棉被裡腫脹的雙腿。所以隔天出發時大概已恢復到九成。

早上五點搭三德的車南下,五權西路下交流道,三德去加油,我買早餐。事後證明,六十塊吃了兩份三明治加一杯奶茶,是今天最有意義的投資。

六點四十幾分在花壇麥當勞組好車跟阿義會合出發,剛開始的步調還有點不習慣,因為來接人的大隊已經熱開了。加油站集體撇尿,繼續往台一線南下,過了爛路段,二馬就開始拉強度囉~

三德第一個發難做了攻擊,沒多少人理會(跟上)他,不久就回歸集團。然後是 Presedent (Nate) Busch 發動數波攻勢,試探性的作為,也逐次被化解。然後...

輪到我了!

(我一定是腦筋秀斗才做出這種瘋狂舉動)

趁著前方有人輪完退下、後一位尚未補到定點,我握著下把右手連點兩下,鏗鏗鏘,往左全力ㄊㄨㄚˋ了出去!大幅度擺動車身,刷刷刷刷刷...抽得後輪都快騰空了!速度拉高完畢往下一坐,撥輕一檔,開始拼命推進...完全是昨天在台三線上的翻版!但是更猛爆,時間更長,也更加不計後果!

回頭看跟大集團已是四五十公尺距離,後頭有一隻單飛追來,穿乳牛車衣腳踩07年TCR車隊版;後來認識,爬坡高手方小圓是也。

我犯了所有攻擊手都可以犯的錯誤...出去前沒跟任何人商量,攻擊時用了拉死陡的無氧強度,然後為了怕自己一口真氣ㄍㄧㄥ不住,竟然沒有放慢腳等到合作的盟友上來。所以,當小圓好不容易追上我,已經爆得一蹋糊塗...我自己更不用講,帶完五秒鐘就投降豎白旗。這時候誰有力氣頂替擋風啊!於是兩人就像漂浮在海面上的泡沫一樣,後頭集團大浪一捲,就死在沙灘上了。

趁著滑到尾端的機會喘口氣,然後又加入輪車頂風的行列。在新竹練騎的壞習慣,領騎都帶很久,於是今天第一次就被二馬糾正。後來學乖了,就只帶十五到二十秒鐘。期間,我們這群跟後方似乎出現過分裂,在溪州大橋(? 反正就是進西螺的那條橋)上頭,小集團飆到全段都在五十多;尤其是 Nate 帶頭的時候簡直是 nuts,速度大概比平均再高兩公里,時間又久...光跟在後面就將近破表。頂上去更是加倍困難。

過了橋,大家正調劑(仍是差不多四十公里出頭的速度),布希總統夾帶著強大的 American friendly fire,發動突圍!頓時間好像有兩隻跟到,剩下的大家全部傻眼。卯起來苦追,好不容易把內臟都掏了出來才抓到!我正氣喘吁吁地想:林盃是沒力了,要時誰能有本事在此時來個反擊,保證成功...哪裡曉得,念頭才剛轉過,黃衫布希不曉得是心臟休息夠了還怎樣,馬上下一波又出去了!

北大武站在觀眾席彷彿還看不仔細似的(因為追趕者不是我),今天這遭簡直是震撼教育。更震撼的是,阿義好像是氮氣增壓開下去了一樣,居然在最佳時機立刻就吸上!眼花撩亂之際,兩人已經拉出近百公尺,後方集團整頓追擊的步調相比之下簡直是慢動作撥放!我趁著好幾次領騎的機會往前看,簡直要瘋掉,這兩隻還真能逃...就這麼在整個殺氣騰騰的大集團眼皮底下跑呀跑,時間差距幾乎是定著不動...= =+

好不容易追回來了,沒多久到折返點,休停好一陣子。我在這邊竟然沒買吃,差點把自己害死。

啟程返航,Nate 教導逆風輪車,又是一個初體驗...雖然賽事轉播看得多了,卻從沒能親自做過。只見大夥頂上之後隨即往右晃過,不停的輪替,使每一位即使是在退下的過程中仍能夠被擋到風。可惜,並不是所有人都清楚此時要幹什麼。雖然 Nate 嘴裡喊著"Rotate! Rotate!",隊形依然七零八落,有一陣沒一陣。尤其速度並不固定,偶爾還會搞不清楚前面的人是否想安插。還是要多學才有結果。

後來,上橋之際集團 pace 變慢,三德受高人指點又攻了出去。此時連全天下最有 Power 的 Presedent Busch 都有力未逮,夭壽,就整個集團看三德表演個人秀,從橋頭逆風獨推到橋尾!好不容易 game over,沒兩分鐘,Nate 再攻...

接下來就是整天最精采的一段故事了。

創作者介紹

大肚山,繼續連載

rubenxa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