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數個月前,台大單車社某位常在清大無名社板自嗨的發哥忽然寄來站內信,商討與清大合辦北海岸活動事宜

...而事實上呢,我跟這傢伙只有過一面之緣~而且還只是在社辦外走廊擦肩而過打聲招呼,人家他那次下新竹來也是為了找正妹珊抓和塞亞,而我嘛好像就是修完車剛好想閃人這樣吧。所以,為什麼辦活動會找上我也實在很難弄明白...大概是因為我當板主吧。

然後在板上徵求協辦人公告了兩三天後,沒有動靜,心想就這麼晾著於對方面子也不太好看...於是就自己接了聯絡的責任。然後也第一個報名下去。沒料到,媽呀!接下來的報名人潮就轟然暴漲,到後來官方資料竟然還超過主辦的台大。

而我呢,從以前真正參加過的社上大活動,就也不過一屆東海岸罷了...而且還是只要賣技術就可以的黑手,要什麼訂房間拉連絡啦跑公文啦收錢啦一堆阿哩不撒想到就頭痛的事情完全不沾;所以要當個「協辦人」還真是蠻惶恐的。幸好,多虧認真負責又熱心的發哥所有事務一手包辦,這次的協辦工作充其量也只是幫忙聯絡而已,再搞個車檢;我懶到連大家上台北的方式都不想管,丟個一句話了事。


Day 1

下午三點半才出發,往關西,再接台三線。原本的計畫是要上台北找老妹的,無奈放車子的地方喬不定,只好下次。

邦尼和聖傑兩點就出發了,原本篤定以公路車的速度,在接110縣道之前保證追得上。...結果證明,我太輕視自己的迷路功力啦!(開玩笑,想當年從台中騎回新竹,莫名其妙就上了清泉崗機場加碼25公里,至今仍維持單日225個人最高里程紀錄...)

台三線一路往北,過了石門水庫(台三乙)岔路口之後就進入了未知的領域。上一次走台三線是跟 e-MA 的叔叔等一行四人去烏來,到縣110之前都完全是同樣的路。可是,我忘了自己那回北上根本都只有在練習跟車,回程又因為下雨關係只騎到龍潭地界...哪邊要轉根本就不曉得。再加上自己方向感與眾不同,岔路口"直走"的認知不太一樣,莫名其妙在龍潭附近就走離了台三線。

而且整個人是完全沒感覺...直直的走到了個T字型路口,路標說右轉往中壢,左轉好像是大溪吧?113縣道?這是啥米鬼!為什麼好端端的大路走著走著就斷頭了 ?!



想說打個電話給邦尼他們報告情況...啥?阿靠北,我的手機咧?幹~ 一定是出門前打給邦尼之後就隨手放在社辦電腦桌了啦!

完蛋了,這下子他們兩個恐怕要在110入口處等個半天了。

這路一迷就是大半天,到處問路又到處問錯路(這些兩光路人總是在你最需要錯誤資訊的時候出現),等到重新接回台三線,我看都已經搓掉快一個小時了。更糟糕的是,我車又沒裝碼表,平常看時間用的手機也不在,我根本只能用天光來判斷時刻。

慢慢的天黑了,意味著晚上將近七點...而我還沒到三峽(甚至還沒徹底離開龍潭呢),真好。

Things were going to be worse than I thought...

到了三峽,大噓一口氣。台三在前面右轉,跟110共線...至少路標是這樣寫的。我以為這竟是我們說定的碰面地點,盡管跟印象中不像;阿反正邦尼和聖傑是不見人,轉了半天決定去三峽分局求救。

警察說執勤時間是不能上網的...但看來是有人會偷玩,總之還是讓我連上BBS查到了兩人的電話。接著去便利商店買電話卡,打公用電話...忙到這時候邦尼說他們已經繼續沿著台三線直走了,不要轉110,直接追吧。

然後就是剛才的那一場誤會,讓我掛上電話之後足足在三峽鬼打牆了又超過40分鐘...就在那個該死的「台3縣110線道共線終點」岔路左左右右來回跑了不下五六趟,路標說一邊往鶯歌,另一邊往什麼機歪鬼地方的我也忘了,又苦無沒有地圖啥的...就是沒寫「新店」。儘管邦尼他家在永和,這些北台灣的古怪地名相對位置在我腦海裡是一點概念都沒有,唯一的印象是110縣道通往新店。

直到最後"冷靜"的頭腦分析確定了要向右走,結果真是見他媽的大頭鬼了,台三與110開始分開(往新店方向岔出去)的那個真正的岔路口,離三峽也不過約莫五公里而已。

你知道,有時候腦袋裡的記憶發出「啊哈!」的那種音效的時候,會人格分裂出另外一個聲音罵出一長串的髒話。
創作者介紹

大肚山,繼續連載

rubenxa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