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前急急忙忙趕路,接近了大台北市區。忽然又發現了一個事實...在市區裡的省道比郊區更麻煩了!動不動就出現一個尷尬曖昧的路口,然後哪條才是台三線就搞不清楚了...而且又不像郊區一樣有清楚的省道編號和里程標牌,連有沒有走錯路都很難發現。記得最妙的是離開土城進入板橋的那個路口,好像叫四川路還啥的!三叉路口上面擺著一面牌子寫台三線,可是...角度很妙的正對著我的來向,剛好搞不清楚是該往左還往右走下去!

讓我記起了136縣道在台中市區是五權西路,可是順著走下去絕對不會順利接到太平市的一江橋那樣。(著名的136計時檢定起點)

總之,在多次迷路、亂走、找便利商店打公用電話的迴圈之後,我終於叫兩個人乾脆停下來等我算啦!最後碰面處似乎是板橋體育館附近?

好笑的是,我本來不預備穿著這一套車衣在台大那票人面前出現的,但是預定計畫是禮拜五會直接到邦尼家,所以出門前就把 e-MA 隊服穿在身上了。哪知道 due to 某個路痴的關係,我們現在要先往台大前進。火車站與聖傑分頭之後,在瘋狂的台北街道上還發生了車禍...當時我在後頭,邦尼騎在前面帶路,此時左邊一輛黑色轎車正換到外側車道...忽然一輛疑似KTR的小排氣輛檔車左後方高速鑽過來,(可能是因為被我擋住沒看見我前面還有另一台腳踏車),直接就往邦尼和左側轎車中間那條寬度連我公路車都進不去的車縫一鑽...當場就把邦尼撞了個大迴旋,肇事車輛揚長而去!留下我們兩個愣頭愣腦的,連轎車司機都跑來關心。

兔子自己檢查傷勢的時候我也把他的南極企鵝抓起來路可路可...乍看之下有點怪怪的,細察才發現車頭竟然轉了個三百六十度,真不妙...結果轉回來之後,诶?煞車變速外管竟然沒有半條被扯斷耶?

原來,在普通組車標準之下會被判定為太長的走線,硬是在此番車禍中發生了正面效果...於是把坐墊喬回來、鍊條重新掛上之後,南極企鵝又再度生龍活虎了。事實上,我們運氣好到連後變都沒摔歪(往右倒),而邦尼本人也只在手肘破了點皮。安全帽連條新的刮痕都沒有。

於是我們決定直接上路,不等那些溫吞的條子來了。僅管如此,仍造成了拖延...到達台大昆蟲系館時已經晚上十一點。

聊天到十二點才離開,到了離台大不遠的氣派的兔子窩...這麼晚才來打攪真是不好意思,我們在洗澡之餘的空檔喀掉了在巷口早餐店買的飯團和燒餅之類,權充晚餐,然後就刷牙就寢啦~睡了舒舒服服的六小時。

早上不知為何七點不到就自然醒,然而腿卻有點腫...昨天打定主意要LSD結果變成迷路 + 追人大作戰,里程估計有一百二噢!

邦尼的爸爸幫我們買了麥當勞做早餐,還有兔子媽用超棒的咖啡機煮espresso...真是太感謝啦!原定出門後再買了邊走邊吃的,看來躲過一劫了...老實說昨天巷口那家早餐店實在不怎麼樣。

來到火車站才發現陣仗真不小,台大方面除了名牌之外還製作了精美的小冊子,另外發放螢光綁腿以供識別。發哥這次騎的是藍色捷安特公路車,嘿嘿...主辦人騎公路車這可不是好習慣唷!另外,聽信男提過的硯永,聊過兩句就聽出來是個不下於我的超級器材狂...只不過他玩過的東西可比我多太多啦!而且我是離開鋪裝道路就會沒輒,而他則是柏油泥巴雙棲的。

蟑螂看起來比印象中白太多了,什麼?Colnago Master 還沒組起來?要是我有這種玩具,才不會有本事忍這麼久不去碰它...

塌口到了之後大隊開拔,往故宮方向...想上回騎到台北市也在這家小七停過,那次是爬風櫃嘴,還騎四千塊的美利達RB61咧。這次台大安排來招待各位的是平菁公路;這段路線在台北練車人的口中時常聽聞,見了面果然是名不虛傳,尤其是最後上冷水坑的兩三段陡坡路線真不是蓋的,連像這樣子活動都騎得我有點ㄍㄧㄥ,要是當練車一口氣騎完真的要頗有些本事噢!讓我更佩服今天幾位牽完的政大女生...

說到政大女生,就不得不提社長grace大姐...好~殺啊!一路緊跟公路車的發哥騎在最前頭,這在我一起騎過車的大學生裡面可是從來沒有發生過啊!更厲害的幾乎沒有了耶,勉強再數上去,恐怕就直接跳到車隊的馬拉妹或Tina那種等級了捏...

至於發哥,我從開頭一直認為他帶太快了,哈哈!出門遊玩搞得跟練車一樣啊,此時要是再加上一隻公路車稍微沉不住氣,大概就飛到後面看不見人摟~

(所以我今天都盡力表現良好)

冷水坑起大霧,加上因為時程延遲的關係,就不上擎天岡了。原定吃中餐的地點,因為剛才停等太久,我早已經把自己的中餐吃到剩一個御飯糰了。不過,遊客中心的食物也沒有像傳說中的每樣都貴,罐裝可口可樂就只要20元相當普通,甚至便宜過一般的販賣機或便利商店價錢。在此實在要配服一下跟蟑螂同屆的書豪,老人一枚還這麼耐冷,當大家都穿起風衣袖套禦寒的時候,他老兄依然短車褲短車衣戴個頭巾到處走,不打一個寒顫...可能車太嗆的關係所以連人都不怕冷啦!

下金山的時候依然大霧不減,能見度縮短到十公尺左右,沒帶尾燈實在是後悔萬分。點放下山,我帶第一個,一路上只能從前方汽車的煞車燈判別彎道走向...不斷還以膝蓋幫後方指引,不過憑著公路車的速度,還是一會兒就跑遠啦!事後想想這段路真可惜了,要是沒起霧,刷起來一定比羅馬公路還爽...不過倒也避免了煞車過熱的窘境,回想剛才從冷水坑下滑到點放路口的陡坡,短短幾百公尺竟然煞得輪框發燙(而且是在大霧中!)真不曉得要是天氣晴朗該融掉幾條襯帶?

接進山腳時路面也開闊了起來,又長又直趴著就破六十,滑得心裡大爽;於是把兩條腿抖一抖下把一握開始狂催...就這麼一口氣跑到台二線叉路口啦!

(噢對了,剛想起這回上台北在路上發現兩件麻煩事...第一是放開腳滑行到時速五十左右開始會有奇怪的共振發生,不知道是不是新裝的水壺架;第二件是我的飛輪竟然在17T發生跳齒了,看來剔阿刮九速天生命短,大限不遠矣。)

跟在我後頭出發的家偉第二到...猜猜看第三個到的是誰?政大的貴死大姐耶!聽說還在中途超了一台車,嘖嘖嘖。
創作者介紹

大肚山,繼續連載

rubenxa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