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清大一日團的紀錄...其實回程只有我自己一個人。

在開始之前,我要先說,留下來跟大家一起玩的這個決定做對了。

(信男是對的!信男是對的!信男是對的!)

(搶魚、搶菜、搶西瓜...囧)





Uhm...

Right.

我要打什麼? st囧



會合前的清大團行程真的沒什麼好說...啊對了,今天我很特別的把東海岸任務車騎
出來了,這台苦命的車是從蟑螂手裡接過來,歷經前後兩代虐車人的滄桑,亮綠色
的車身已經鏽跡斑斑,我帶著這輛鋼管無避震登山車騎過風雨飄搖的東海岸,後來
又為了某些瘋狂的目的把它改成彎把,不知不覺又過了一年半...曾出過幾次大事,
每次都被我死拖活拖從鬼門關前急救回來。而今,大盤spider與齒片鉚接的五個點
當中只有三個還是牢固的,故無論重踩輕踩,咿咿歪歪西西ㄙㄨㄞㄙㄨㄞ,標準的
人未到聲先到。

阿為什麼捨棄了帥氣的公路車不騎捏?原因是信男說要爬山,要穿抓地好的鞋子...
然後我又懶得背一雙運動鞋這樣。嗯,所以我穿了跑步鞋,不過事後想起來應該要
選擇叢林野戰皮靴之類。

順順利利地騎到了龍潭地界的大上坡,右轉就是台三乙,可以往石門水庫;直走向
下面溜就到龍潭市區。看看時間十點半左右,聯絡政大團還沒到,於是就地於一旁
地公路休息站坐下歇腳;林信男一路幫摸底迪背的吉他此時也拿出來彈了,真的是
一整個悠閒~本來在想要不要繼續前進的,可是摔跤女王靜怡說她的膝蓋不大妙咧,
想想下去還要再爬個大上坡回來,不好不好。


所以我們就這樣被困在坡頂了,休息夠了決議先去吃飯,好樣的果然每次出來騎車
吃飯都很花錢,滷肉飯三十塊乾麵四十塊,再兩個汽水,沒肉沒青菜的就破百了;
這種時候都不會有半句抱怨學校餐廳菜色...起碼量是好幾倍。

吃飽了,不打算占用店內桌面,於是到馬路對面的人家院子前榕樹下,又繼續剛才
的休息...這店面看起來好像是茶莊什麼之類的,鐵皮建築落地玻璃沒掛招牌,屋頂
有養賽鴿。主人家的阿嬤還拿芭蕉出來請我們吃 XD

嗯...我們還幹了什麼?玩廣東炒麵?黑白猜?不過最搞笑的還是烏龜翹...小摸摸
這個天才不知怎麼想的,竟然提議來個手腳四肢加脖子的大字型烏龜翹,只見他和
TACO兩個一聲:"烏龜烏龜~翹!"然後兩個蠢蛋就一起把左腳抬起來了,成小狗撒尿
動作,餘眾人笑翻。

還幹了什麼?那個是誰的美利達登山車被小他口拿來玩孤輪了,後來搞得我心癢癢
也下去試...兩次差點成功。不過最拿手的翹後輪卻反而不會了,油壓剎車碟實在是
猴腮雷啊~一時之間拿捏不上手。最後,小他口和我先後溜下去找政大隊伍,結果
小他口竟然在平路跟我尬速度哼哼哼...

誤打誤撞,我發現了上回北海岸活動前一天讓我在龍潭鬼打牆的關鍵路段:十字路
"左轉"的台三線...靠,這根本不能怪我路癡啊!完全是存心欺騙用路人嘛!


於是就在這個路口等到了政大團,帶大家上去的時候卻看見信男他們滑下來了...
哎呀真失算,早知道接到人以後要先連絡,因為靜怡跟賽亞八成是跟他們同時分手
往回走的。要事先知道差這麼一點,也可以跟我們一起騎完羅馬公路到民宿。

進羅馬公路之後我跟政大的學妹一起騎在隊伍後方,盡量以輕鬆速度慢慢帶,同時
也跟摸底迪聊天。走了半天...正奇怪怎麼邦尼不在壓隊位置的時候,宅宅才跟我講
說後面還有人咧!於是又掉頭回去,過了不久貴死跟車子很殺的阿敦也滑下來,
經過一陣換車大搬風後重新上路,兩個竟然高聲唱起海放的意義...當下玩心大起,
卯起來催落去打算來個一放三千里~沒想到過兩個彎就到啦 囧

到民宿放東西休息,正在準備出發去爬山的時候,從 51 AREA 逃出來的宅宅就收到
太空船的召喚、戴起防止宇宙射線傷害的防護目鏡很低調地先溜走啦~又或者那是他
那一族生物長在眼睛可以拿下來的瞬膜也不可知?我呢則是決定留下來,免得跟這隻
火星人一起走在路上,會被MIB攔下說我走私稀有物種、協助星際罪犯逃脫...

然後就是爬山!林信男說的爬山,好像大坑健行走一回那種口氣,結果我怎麼越走越
感覺不對勁,好像是傳說中的梁山特勤隊在受山訓...等會下山可能還要繩索架橋、
倒立垂降什麼的?超過四十五度的亂石陡坡比比皆是,還要攀繩登峭壁,只差還沒把
開山刀拿出來揮舞而已!

到最後傳說中的三點不動一點動都出來了,還有,果然登山時最好不要走交叉的步伐。

小孔則說,他終於了解為什麼美國人在越南會打敗仗了...

經過一番掙扎到了山頂,剛好七點看日落,然後摸黑下山。嗚哇好個摸黑,請試想像
整個縱隊十多人,頭不顧尾尾不見頭,只憑著白光的LED車燈--那種理論上只是公路
夜騎讓對向來車看得見你的低功率白燈--用腳尖摸著石頭下山,視野只能看得見蒼白
月光照到的樹梢、卻看不出一公尺以外的腳下地面,我只說林信男你真是太好膽了,
忽然又想到一個好笑的念頭:咦?理論上我今天是外掛團,所以沒有保險...

??!!!

後來幾段險路因為協助大家通過,我從隊伍前端掉到了後面;忽然發覺這根本是完全
不同的兩個世界,後方壓隊完全是歡樂郊遊!因為前面的路已經有十幾個人幫你探聽
得好好的了,而且光線從前面照過來,腳底基本上可以辨識,不像當你在隊伍第一個
的時候強光從後照到,搞得你看最清楚的只有自己該死的的黑影子。

聽到貴死大姊緊張的報路警告聲不斷傳來,我、他口、小孔和邦尼四個卻在後方有說
有笑,偶爾還坐在地上關燈純聊天(咦?),直到跟前方拉開三四公尺才起身前進...
真的是很不道德!但是狹隘的山路又不允許向前超越換手。

終於了解,為什麼 Richard Marchinco 說戰爭電影永遠無法表現出擔當斥侯的緊張
氣氛,還有做尖兵的可以在兩小時之內因為流汗而丟掉八磅體重是什麼情形了!

而相較之下,隊伍最後方的,永遠都是呆頭鵝,所以一次成功的伏擊務必等敵方縱隊
整個通過,先從後面的蠢蛋下手。

(小孔的越戰說影響我太深了)

經過了三個小時緊張驚險的下山,終於在十點回到民宿。晚餐時間到!大夥劈哩啪啦
把老闆娘準備的菜餚一掃而空,過程可以說是"肅靜而極有紀律"(戰爭熱還沒退燒啊)
...直到吃飽飽餐桌收了起來才輕鬆地磕起牙開始聊天。

聊了約莫到十一點,該上路了,跟小摸摸借了頭尾燈,踏上羅馬歸途。

媽媽樂!這段路程還真是靜謐又詩情畫意,月光照在路面上看到的是往前延伸出去的
分隔標線,帶著一種"前面踏出去一定仍有踏實地面"的信心拉著輕鬆的回轉速快跑,
虛弱而蒼白的車燈在路面上投射出小小的圓點,時而隨著緩上坡擺動車身的韻律輕快
左右晃動...騎公路車從來無法用盡齒比的緩下路程,登山車卻好幾次掛到了44-11,
而且不要說喘氣了,甚至連張嘴都不必。今天友善的月光不但助我們下山,更在天上
陪伴著我一路回家,讓我想到了小時候的童謠:月亮走、我也走、我同月亮提花簍...

那我為什麼要用髒話做開頭呢?因為,幹,晚上的狗都特別兇...

而且,破爛輪組 + 顆顆胎 + 吱嘎作響的大盤,讓加速過程變得極慢,而夜色又極端
壓縮接戰反應時間...大概上帝知道我對兩週後的捷安特盃繞圈賽得失心有點重,特地
要在我安逸回家的道路上操我幾趟無氧間歇...只聽得十點鐘/三點鐘方向漆黑的夜色
裡竄出兩條帶保護色的黑狗,帶著恐怖的吠叫聲高速進逼;哪來的餘裕給你慢慢進檔,
第一時間閃電般離開座墊開始抽車加速,兩秒內從左右擺車進到超高轉速的神之領域
--屁股扶在座墊兩公分上方雙手握著煞把以rpm 150+掄動瘋狂催鼓,同時恐怖的野狗
依然把距離維持在距後輪一公尺內,拉近中...

If you have to jump, YOU HAVE TO JUMP!


不一樣的是,在大集團中看到敵方攻勢發起,心裡鼓動的是一股憤怒、挑釁與狂喜
相互揉合的興奮感;而不是會讓你全身毛髮豎起心跳飆到185的混帳腎上腺素。

換句話說,今夜兔子和獵狗的遊戲,換成潛水員和大白鯊啦!

Yeap! 好不容易回到關西,又開始陷入"陌生的118縣道"窘境...夜晚的景色跟白天
完全不一樣,道路都變成不認識的樣子,很怕會走過頭。於是不自覺的越騎越快,
最後回到慈雲路才開始緩和。甜蜜的家...我回來了...

創作者介紹

大肚山,繼續連載

rubenxa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evin3441
  • 科科 好長的.............文章<br />
    <br />
    xD
  • EErubenxaus
  • 忽然發覺文不對題...<br />
    原來是我這段休閒旅程 只用了44T大盤 和後面的七檔<br />
    登山車齒比真是太輕鬆了~@@<br />
    <br />
    想一想 前進七速序列式變速箱耶 嘖嘖嘖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