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從鎖定前方的捷安特小子就開始給自己打心理戰。

I'm faster than you... I can sprint better than you... you just keep that pace and I'm gonna eat you alive at the finish... if you want to win this you better get rid of me roght now, or you'll pay at the end!

我的打算是偷偷摸摸跟著他二十公尺,然後到終點握下把一口氣衝刺吃掉這個距離,因為前方這位小子的站姿騎乘協調性似乎不慎很優。要是太早開始打拉鋸戰硬碰硬,恐怕輸的會是我。

不過後來台詞卻慢慢變成:

I'm tired, but so are you...

我開始想抽筋了,給自己打氣的句子裡已經摻入自我欺騙的字眼,因為這個節奏似乎有些太快。更糟糕的是,他回頭了,還回了兩三次。嗯,這個對手很有概念,接下來他將努力保持距離,我得重新打算。

其實也沒必要另作他想!我挑了一段坡度不太好應付、必須埋頭苦幹的地方偷偷把距離給一次吃下來,並且躲到號碼6字頭的阿伯後面。心理上和生理上都得到了十幾秒的放鬆。等前方帶頭的同組選手聽到後面的換檔聲音不對,再回頭也只有認了。

接下來的情況有點好笑...因為我們三個人裡面的阿伯實在太強,整路都有實力根得死緊,所以道義上來講我們兩個小子應該要幫他助登奪牌;再者我那個同組又想甩掉我,而我又沒立場老是躲在阿伯身後。啊問題是領騎又吃風,我才不幹!於是當同組退下來的時候,我沒有立刻放掉,而是接上位置、保持著速度;卻馬上換了好幾次路線,明白表示不給跟,又逼著不讓節奏放慢。這招搞得我那競爭對手有點措手不及,硬著頭皮又出來帶速度,我則併肩平行騎在他左邊!

好樣的,我這位對手還真不簡單,硬是把速度又帶到有點ㄍㄧㄥ,搞得我辛苦萬分...有時不得已又要退後,甚至玩了幾回溜溜球:開掉又追回來、開掉再回來。可是一旦體力恢復,我又馬上爬過頭去跟他肩併肩...這麼做的同時,一面又開始想這樣會不會太賤了一點啊?所謂倫理的問題...其實在腦筋缺氧的情況下,實在不能做什麼有條理的思考。

最後一個水站前我又開了一次蠻遠的,幸好遇見下坡,蓄積氣力掛大盤又追上去。速度還沒減下,迎面忽然出現一群手持香蕉的大會人員...我趕緊先喊給我水,先打開!伸出右手放腳滑行要去接,沒想到右後方傳來喂喂喂的大喊,Corratech 阿伯減速不及,差點被我伸長的右臂給撂下馬去!趕緊縮手按剎車讓他過,水沒接到加上速度遽降,心裡面急個半死。這時忽聽得路邊有人叫喊,原來老哥人站在水站尾端,手裡正好一瓶。趕緊接過,道謝都來不及,後腰上被強勁地推了一把又開始趕路去了。

剩下十公里,剛拿的水喝了個乾淨,補給品全沒,車上的兩壺各剩一口...我開始覺得這場纏鬥可能要輸了。看到右轉上去一個大彎遠在天邊,不覺「啊~!」的嘆了一聲。沒想到我的同組也咒罵了起來,那時才開始意識到他也不行了。我們兩個大眼瞪小眼。最後我決定開口講話。

「前面同一組的有幾個?」這句開場白有點笨,其實我找不到什麼好話題可以聊。

「不知道耶!」「要追嗎?」

「追不動了...」再假就不像了。「等一下終點我可能會衝輸你。(尾音:還沒結束呢,哼哼!)」

「我也沒力了...」

我的好朋友,你真不該講實話的。這句回答燃起了我心中的小小希望,於是我騎到前方,明著是在領騎,其實是想要把節奏壓慢偷休息,增加自己衝終點的勝算。如果今天的對手再老謀深算一點,這招可玩不贏!可是對方沒有動作。再騎了一公里左右,回頭想偷看對方的臉色,蛤?兩個都開掉了?看來我自從追上以後,三人小集團帶的那一陣可不只傷到我,ㄎㄎ。終於可以輕鬆了...沒想到三公里前阿伯又追上我來,心想怎麼啦?原來後頭有威脅呢,於是再跟他合作推進。五百公尺,兩百公尺...看見終點線了,咬住牙根放兩檔下把一握抽了出去,衝線聽到人家喊這個第九十多...
創作者介紹

大肚山,繼續連載

rubenxa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eeCh
  • 有啊....怎麼會沒有呢,<br />
    單車身活,至少有拍你2張耶:<br />
    http://0rz.tw/4331W<br />
    http://0rz.tw/da34F <br />
    <br />
    圖片點擊雙響,可現大圖!上面2張是在第4本相簿的第2頁看到的,<br />
    可能其他本會有,你再翻翻看~~
  • eerubenxaus
  • 唔?<br />
    看來是我自己不知道比賽相片上哪找<br />
    參賽次數太少啦...